酱香白酒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资讯>>行业新闻
没有国民度的茅台镇酱香酒,不是牛逼是装逼!
作者:国联酒庄编辑部 来源:原创转载注明 发布时间:2020-01-09

    作为一个中年油腻大叔,我想先抛出一个问题,鹿晗他,红么?


    先替粉丝回答:『好大的口气?鹿晗是中国的顶级流量,红透半边天,冲出亚洲席卷全球光耀寰宇那种,微博评转量各种破吉尼斯纪录,你不知道么?』


    然后,我再替普通观众诚实的回答一下『哦,不知道!』


    我如果告诉你,不只是鹿晗,鹿晗吴亦凡李易峰杨洋这些红得发紫的小生全体,在真正路人圈里的存在感,还不如个段子手,你,信么?


    因为普通观众,与那些成日价的操心天操心地,操心谢娜不孕不育的『网民』们不同,我们普通人的日子,还是相当忙碌的,男欢女爱,生老病死,柴米油盐。


    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,因为忙碌,所以漠然,我们对明星安利,粉丝撕逼毫无兴趣,绝大多数人上网,不过看个新闻和刷个段子。明星?他们有什么好看的?

在周要火看来,这厮衣服挺红的

(图 | 在周要火看来,这厮衣服挺红的!)


    再换一个问题,茅台,牛么?酱香,红么?


    第一个问题,对各位看官来讲根本不用回答。我也经常讲,茅台现如今不仅飞天,简直就是航天的节奏啊!


    但是,如果从刚才鹿晗的事情延伸来看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茅台『逆天』飞行,既有『人气』,也有『国民度』。这一天,你不得不服!但酱香呢?它的人气从何而来,它的『国民度』又怎样呢?都是一个问题!


    一个明星的国民认知,终究是要通过一个经典的角色来确立。比如小燕子之于赵薇,肖童之于陆毅。无论横比还是纵比,无论是『角色』还是『场景』,茅台的『国民度』都可谓如日中天。


    可见,酱香也许有些『人气』,但它的『国民度』却令人细思极恐!

对不起,我好像窜台了

(图 | 对不起,我好像窜台了?)


    以上这些,是我前几天读到《那杯仁怀酒》后想到的:


    以仁怀为主产区的酱香酒,论人气也许还行,论『国民度』,则实在不敢恭维。否则,也就不会出现《那杯仁怀酒》中,『仁怀本地糯米酒或纯粮白酒』『仁怀原浆老酒』『20年前的茅台窖藏酒』等说法了。


    乍一看,作者宋伯航似乎与仁怀有缘。但细读,恐怕也未必,更不能据此得出作者宋伯航就是仁怀人的结论来。


    倘若作者宋伯航是仁怀人,那么,文章中那些不得要领的表述,就更令人无语了。


    当红的明星,总有拿得出手的、有『国民度』的作品或『角色』。无论是赵薇还是陆毅,都是如此。


    酱香酒的作品,茅台算是最优秀的代表。但除了茅台还有谁?酱香本身,『国民度』又在哪里?

这回没窜台!这位国民认知度大王、90后梗王,你认识的吧

(图 | 这回没窜台!这位国民认知度大王、90后梗王,你认识的吧?)


    当七大姑八大姨忙着为华为P30手机下单时,华为手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然站上『国民认知高地』,完成了向『国民手机品牌』的演变。


    曾经主打通讯设备的华为,至少在中国,华为已经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,而且华为似乎已经准备好完成一次品牌的跃进,从『通信』到『全生态』——『Huawei is everything』。


    换个词来说,华为品牌、产品和技术都在『跃出』通信,走向『泛在化』。


    『仁怀本地糯米酒或纯粮白酒』『仁怀原浆老酒』『20年前的茅台窖藏酒』……这些说法的存在,并且在公众媒体上传播,说明酱香酒的『国民度』其实还有从茅台镇到上海那么远的路,要走!

从茅台镇到上海,真的只有一张机票的距离么

(图 | 从茅台镇到上海,真的只有一张机票的距离么?)


    如果你还是没有明确『国民度』的意思,那么,就再以明星举个例子:


    粉丝眼里红得发紫的李子柒,对路人而言,不过是个『超级网红』而已,连个『脸熟』都谈不上。知道名字,对得上脸,那就是相当给面儿了。


    李子柒不可能不红吧?但是,她只是有『人气』,却无『国民度』!


    李子柒好歹被誉为『中华文明传播大使』,算是正在『符号化』或『角色化』。但鹿晗、吴亦凡等等,在『国民度』上交出的答卷,几乎是0分。所以普罗大众,除了知道他们很帅很红之外,再无其他印象。


    如果再不进行『国民度』的提升,酱香酒能够『红』多久?而且,酱香酒『红』的究竟是茅台,还是国台、钓鱼台等等普罗大众呢?


    如果再不来一场酱香酒的『国民认知』普及推广,面对仁怀、茅台街头喝啤酒撸串、喝红酒装叉的90后,我不知道,未来酱香酒的路该怎么走。


    『国民认知』,绝对是一个关乎酱香酒生存发展大计的哲学问题!

据说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

(图 | 据说,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!)


那杯仁怀酒


    父亲一生爱喝酒,基本都喝家乡仁怀的酒,我从来也没见他喝醉过。有时老人兴致上来,还让我陪他喝两杯。父亲经常说,古人发明的酒,确实是好物,既能助兴,又能养生,只是记住莫贪杯。


    最近我和妻儿从省城回乡下,与年迈的父母团圆。次日早起,妻子下厨房忙着备菜、下饺子,我给父母备好洗漱温水,以尽一份孝心。看到父母满脸乐呵的表情,心里有了几分宽慰。


    父母是我的养父母。他们在1949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贵州全境后,双双转业到地方,一直干到离休,再也没有回到生养他们的南方都市,那边虽出台了很多欢迎省籍老干部回乡定居安度晚年的优惠政策,但一直没有应肯,依然顾恋着工作和生活过的第二故乡,牵挂着身边的我和妻儿。


    父母本来有一双亲生儿女,儿子跟他们一样,是军人,16岁参军,不到两年,在一次作战中不幸牺牲。女儿是在13岁那年,部队转移黔西南作战途中因车祸身亡。父母的亲生儿女去世5年后,收养了我。供我上大学、参加工作和娶媳妇安家,父母的养育恩德,今生难以报答。


    父亲一生没有唱歌跳舞或下棋打牌的爱好,唯一嗜好喜欢喝酒,喝的都是仁怀本地糯米酒或纯粮白酒,但每次最多三杯,谁劝也雷打不动。用他的话讲,凡事不过三,过三必为过。


    记得我第一次陪父亲喝酒,是考上大学那年,老人激动得拿出仁怀原浆老酒庆贺。他让我坐在身边,也给我斟满了一杯,我抿了一下,觉着辣口,难以下咽。父亲边饮边说,喝酒知人性,其理无穷。


    老人见我喝下三分之一,高兴得又要与我碰杯。我酒力不胜,父亲笑着说,不学喝酒也罢,但必须要学会如何做人。喝酒如做人,第一杯需慢品,第二杯是细尝,第三杯才叫真喝,酒过三巡无意义。做人吧,第一次与人结交,要慢慢品觉其质养,第二次要仔细尝试其优缺,第三次才能断其与否真交。父亲那次的话,影响着我至今。


    我工作后,远离父母,平时很少照顾他们,除非节假日才偶尔回去一趟。


    这天,妻子做了一大桌菜,让两位老人心花怒放,父亲拿出20年前的茅台窖藏酒,幸福地说,你们喝饮料,让儿子陪我喝家乡的老酒。


    我没有推辞,用30克的酒杯给父亲斟满,他慢慢地端起杯喝下。母亲说,『谁都知道咱家乡仁怀生产的酒在国内外很有名气,质量优、口感绵、不上头、够解乏,可平时你们不在家,他也很少喝,想你们时,偶尔喝上一点,现在吃穿用什么都不缺,就少你们在身边,我们一直盼着一家人在一起快乐生活。


    如今,父母都是百岁高龄的老人,步入垂暮之年,能在春节回来和父母一起分享家的快乐,让我更加珍惜这实实在在的、温馨的天伦之乐。能陪父亲一起喝家乡的茅台酒,除了浓浓乡情亲情之外,不如说是父亲依然在尽他的责任、义务和为人的良心,更是为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树起做人的榜样。


(本文原载2019年12月29日《贵阳晚报》,作者宋伯航)

那杯仁怀酒原载2019年12月29日《贵阳晚报》,作者宋伯航

(图 | 本文原载2019年12月29日《贵阳晚报》,作者宋伯航)


聚匠心,酿匠和,敬匠人

图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贵州国联原荘酒业有限公司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添加国联原荘微信号
国联酒庄LOGO
国联酒庄微信号及公众号
Copyright ©2019 贵州国联原庄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黔ICP备19808689号 咨询电话:13508519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