酱香白酒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> 酱酒资讯
老茅台和老郎酒在陈放后的比较
作者:国联酒庄编辑部 来源:原创转载注明 发布时间:2020-01-30

    说到陈酒,我喜欢用“陈放”这两个字,意思是酒灌装到酒瓶子里保存了一段时间,例如现在说一瓶陈放了20年的酒,就是指1990年初灌装、封瓶并一直没有开封的一瓶酒。之所以用“陈放”这两个字,是为了与当下流行的“XX年陈”、“陈酒”、“陈酿”区别开来,酒厂新灌装却在酒瓶上印上“三十年陈”的酒,其实只在里面滴了几滴三十年的陈酒。 


    一、茅台酒和郎酒在陈放了二十年后的比较 


酒的年份和品尝场景: 

20年茅台:1987年9月1日出品,未跑酒。 

20年郎酒:1988年9月20日出品(为了公平,我有意将郎酒拖延到满20年后才品尝)。品尝于老乡聚会。


20年茅台和20年郎正面图

20年茅台和20年郎正面图

20年茅台 


    开盖后,见酒在瓶中呈黄绿色,鼻子对着瓶口闻,并未感到有怡人的香味。倒入杯中,酒呈淡黄绿色,这时就开始有阵阵奇妙的芳香飘来,时隐时现,你不知道这香味何时能来,但它却总在你不经意时向你袭来,令你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舒畅和冲动,这时你倘若贪婪地将酒杯凑近你的鼻子,你反而什么都闻不到了,就如秋游园林,飘来阵阵桂花香味,你有时不禁会陶醉于这密密小小的金黄色的桂花,眯着眼将鼻子凑到桂花前,结果你什么味都没有闻到。这又使我想起芝麻,芝麻是很香的,我们感受它的香通常在吃烧饼、葱油饼、脆瓶等点心时,有时点心吃完了,最后发觉牙缝里还塞了个芝麻,就舔出嚼碎,这时的芝麻,大概是最香的了。有一次妈妈炒了一碗芝麻,凉好后准备用瓶子在桌上碾碎,留着拌糖做青团的包芯,我想起芝麻的香,就从碗里抓了一把塞到嘴里,满口地嚼啊嚼啊,结果大失所望,怎么没有了平日里芝麻的那种香味了?我崇拜上帝的公正,它总是在人们贪婪时惩罚他们。


    20年茅台的芳香,极像我小时候最爱闻到的一种香味。儿时的农村,生活清平,平日是见不到荤菜的,只有逢年过节,或是来了客人,父亲才会去割二三斤肉,回来红烧,有时来了贵客,还会再杀一只鸡,这时家里的灶台会格外的热气腾腾,妈妈坐在灶后拉着风箱烧火,父亲煞有介事地在灶前忙这忙那。肉炒好后,还要放水在铁锅里焖较长的时间,这时在门外就能闻到美妙的香,这香味,就酷似现在闻到的20年茅台的芳香。有时候中午放学归来,背着书包,空着肚子,拖着疲惫的脚步,当快到家时闻到从家中飘来的这香味,顿时神采飞扬,蹦跳着向家里冲去。 


    20年茅台的芳香,之所以在香前加一个“芳”字,是因为它似乎像一种花香,又像是一种高级的香水,使人高雅起来,并不纯粹地像红烧肉时远闻的香那样让人庸俗。那天开酒时不小心先在房间里滴了两滴在桌子上,睡前坐在桌旁看书,仍不时有芳香飘来,正不解时,发现了桌上的两滴酒斑。流行的艺术往往是雅俗共赏的艺术,那么流行成为国酒的茅台,陈放后的芳香,是否也雅俗共赏呢? 


    20年茅台入口的感觉也是很特别的,远非新茅台能比。呷到嘴里时,感到很温柔的辣,辣中带一丝温柔的麻,不象新茅台那般生硬的焦麻,也不象湖南辣椒,辣中有许多的尖刺,这辣直冲鼻子,然后由鼻子迅速向脸上扩散,使脸发热,要冒汗,让人感觉很通畅,就像吃了好的辣椒,只有脸上冒汗,其它地方不冒汗,但又没有辣椒那样凶猛,辣得嘴疼,辣得说不出话。酒一到嘴里就化了,仿佛化成了汽体,通过鼻子扩散到脸上,嘴中没有液体的感觉,没有液体向下流的感觉,舌根及喉咙以下没有感觉。喝第一口后几十秒内,就会打嗝返香,这香气有点像闻到的芳香,但比芳香更实在,更像食物的香,也是让人很舒服、很满足的。 


    老乡们聚在一块儿随心所欲,天南海北,几小杯后已是脸发热、四肢发热,而头依然冷静,不晕不飘。喝到后面,大概是酒在空气中有一点氧化,或者是因为我们对酒的辣已经麻木或适应了,酒喝到嘴里没有开始那么辣了,到是感觉到酒的香和甘了,这香也和闻到的芳香相一致,只是体会在嘴里,香中有甘,甘中有香,香和甘相互烘托,让我感到喝的不是酒,而是人间最美的琼浆,直想再喝十瓶,可惜我只有一瓶! 


    散席后意犹未尽,时有香嗝,浑身暧洋洋,脚尤热,独头脑清醒,自我感觉极佳,也感觉世界很美好,人生很美好,好象有使不完的劲。直到躺下睡觉,依然沉浸在那美妙的芳香之中,仿佛血液被香得发热,浑身被香得酥麻,香成了粉状,久久难以入睡...............


20年茅台和20年郎背面图

20年茅台和20年郎背面图

20年郎酒 


金属盖相当牢固,动用了多种工具,5分钟才搞开。 


    开盖儿后,以及倒酒、喝酒的过程中,不时能闻到一种很好的香味,有点像上述20年茅台的芳香,但要稍逊一些,我姑且先将它命名为“郎香”。如果将20年茅台的芳香比喻为红烧肉时远闻的香,那么这郎香就像红烧肉烧好了盛上桌时的香。这郎香似乎由我们平常所闻到的新郎酒的香味演变而来,两者之间还是有些联系,只是郎香尤为成熟、诱人,而芳香则显得与新茅台的香味没有什么联系,似乎不可跨越。郎香也是很美的,只是太具体了,太像食物的香味了,不及芳香那样,让人感觉到高雅。 


    酒呈较深的黄色,倒酒时能感到相当粘稠。酒一入口就会让人想到“陈酿”,酒体厚醇,大家啧啧称赞,说遇到了好酒。说实话,这郎酒确实大大地出乎我的意料,它的香和甘,以及香和甘结合的美,一点也不比20年茅台逊色,它同样让我感觉到不是在喝酒,而是在喝人间最美的琼浆。两者不同的是,郎比茅多了一种类似红糖比白糖多出的一种杂质,这种杂质在新酒时显得有点淡淡的“涩”,而到了老酒时,在这香和甘的完美中,它似乎变成了自然和野性,让人感觉到野性的美。与此相比,20年茅台则表现了一种纯洁的美。 


    饮后的感觉也是特别的好,有香嗝,四肢热而头清爽,美酒美意。 


总结: 

    20年茅台优于20年郎酒,如果20年茅台拿100分,那么20年郎酒应该可以拿70分。 

    这30分的差距主要是20年茅台特有的芳香拉开的。 


推断: 

80年代郎酒与茅台的差距没有现在这么大? 


    二、陈放了十年的茅台和陈放了二十年的郎酒的比较 


    20年郎喝完后就接着开了一瓶10年茅台, 开瓶倒入杯中后,能闻到一丝丝、一阵阵的的香味,这香味比新茅更柔和、更成熟、更诱人,但与20年郎那熟透了的香及20年茅那令人倾倒的芳香相比,远不在一个数量级。 


    酒体比新茅更黄、更粘稠,但远不及20年郎那样粘稠。 


    入口比新茅更柔、更厚、更醇,新茅的焦麻在这时变成了较好的酱味、香味,但与刚刚喝的20年郎相比,这酱味就显得有些生、涩。没有甘味,但也是比较爽的。 


    在场的人都一致说20年郎要好很多。不过说实话,10年茅也是很不错的,只是它这一次遇到了20年郎。 


    三、陈放了十年的茅台和陈放了八年的12年特醇郎酒的比较 


    一开始说到的12年特醇郎,后来有较多的酒友讨论,因此也有必要拿它与10年茅作一个比较。 

我曾经在2007年喝的1999年出厂的12年特醇郎,也就是在瓶子里存放了8年,比存放10年的茅台稍短一些,我姑且将它们的存放期近似地看作是相同的。 


    全面地看,10年茅略优于12年特醇郎,它胜出的地方,就是鼻子闻到的香味,这是出身的问题。10年茅的香味虽远不及20年茅和20年郎,但因为它带有茅台特有的香型,所以它也是很让人舒服的、能让人有感觉的。 


    至于入口的感觉和饮后的感觉,也不外乎我在其它帖子里所说的那样,只是12年特醇郎把酱味搞得很浓,但又浓得不涩嘴,浓得很醇和,所以叫“特醇”。 


    如果你能够接受郎酒的杂味儿(郎味儿),也就是说你不认为红糖比白糖差,而且你喝酒时嗅觉不敏感,喝酒只是为了喝得舒服、喝了舒服的话,那么,12年特醇郎与10年茅是不相上下的。

 

四、定性的结论 


    看到这里,我想大家对不同存放期的茅台、郎酒应该有了一定的认识了。要对它们打分、进行定量的评价是很困难的,因为这是一个主观的、感觉上的评价,而且每个人都不一样。我还是想把它们描述得更具体点、更形象点,我想到了西瓜。 


    西瓜这东西很多地方都长的,就像酱酒一样,很多地方都生产,这两者的共同点还在于,不同品种的味道差距较大。 


    北京有一种大兴西瓜,北京人对它津津乐道,我吃过,很好的,可当我到了新疆,吃到南疆长的西瓜时,我才知道什么是西瓜了!再到广东再吃西瓜,我必须不停地安慰自己“比喝水强、比喝水强.......”才能吃下去。 


所以,可不可以这样打比方: 


生的新疆西瓜--------半生不熟的新疆西瓜---------熟的新疆西瓜 

新茅 ---------------10年茅-----------------20年茅

生的大兴西瓜--------半生不熟的大兴西瓜---------熟的大兴西瓜 

新郎----------------10年郎-----------------20年郎 


聚匠心,酿匠和,敬匠人

图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贵州国联原荘酒业有限公司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处

添加国联原荘微信号
国联酒庄LOGO
国联酒庄微信号及公众号
Copyright ©2019 贵州国联原庄酒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黔ICP备19808689号 咨询电话:13508519478